周三. 2月 1st, 2023

这是【小鹿访谈录】第101期真实人物故事

口述:义乌彪哥

我是义乌彪哥。

其实我不是义乌人,而是土生土长的湖北人。

我出生在湖北农村,读书考上大学,挣脱农村人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

大学毕业,我曾在医院工作过一段时间。

医院虽然稳定,体面,可人生一眼就能望到头,工资也很低。

我年轻气盛,热血难凉,想做大事,挣大钱。

(我的职业照)

2014年,因为不甘心拿着低工资熬日子,梦想创业改变人生。

我从医院辞职工作,到义乌创业。

至今8年,我做过直播,开过玩具工厂,也曾因梦想起航,助力三农。

我赚过钱,大概有100多万,又亏完,现在仍然一无所有。

我就是大千世界里最普通的那种人,为谋生背井离乡,精疲力尽,但我不愿妥协。

尽管这条路遍布荆棘,我还是要拼尽全力,做自己的人生舵手。

毕竟生活滚烫,未来很美好,我以繁星为灯,心向远方,永远追梦。

我的创业之路不算顺利。

我出身湖北农村,家庭条件不是很好。

大学时,因为所受的教育,我有大爱的心,想救死扶伤,才会选择学医。

在常人眼里,医生是很有分量的工作,稳定、被社会大众尊重,很体面,我算是鲤鱼跃“农门”。

2014年6月,我从医学院毕业,顺利进医院工作。

毕业走入社会,我才发现生活没有这么简单。

我连生存都成问题,如果以后想考虑买车、买房,我根本做不到。

我不愿意拿着这么低的工资在医院里面慢慢熬。

而且,我以前上大学时因为生活费不够花,就有过“经商”的经验。

当时,我想办法从工厂拿到卫生巾、卫生纸等必需品,让工厂以供给超市的价格供给我,我赚点差价。

我性格放得开,和女孩子关系好,让她们在寝室帮我推销。

这些必需品很好卖,我每个月可以赚到生活费。

当我发现医院生活和我想象中有所不同,我就打算辞职去创业。

(我在拍短视频)

我父母比较开明,从小到大对我都是放养。

成年后,只要我不做违法的事,他们都不会干涉我。

听说我要辞职,他们没有反对,全力支持我。

正好,我那时认识一个上市公司的领导,他把我带到江西做业务员。

做业务员期间,我又认识另外一个老板,他在义乌做服装批发,生意做得大,很有钱。

他说他仓库里有几百万的货,让我去义乌帮他卖货,他给我一个底价,卖多少钱我自己说了算。

我心想:等于我一无所有,就能拿到500万的货,这就是我人生中的跳板。

就这样,我跟着服装老板到义乌落地生根,直到现在还在义乌。

刚开始卖服装,我写广告软文发在网上,让客户加好友。

然后把客户邀约到义乌来采购,促成线下交易。

我们的东西是库存货,价格比较低。

比方说一件羽绒服,成本是100多块钱,工厂倒闭,就用很低的价格处理库存货。

工厂以三十、四十的价格把东西卖给我们老板,老板给我们底价,我们随便卖。

2015年,我就靠做传统的服装批发,每月能赚好几万块钱。

这不是一笔小数目,我积累了一点自信。

后来,我接触到一群东北朋友,他们喜欢做直播,我跟着入坑。

那时YY、聊聊这几个平台都比较火,我玩的是映客直播,整天就在上面聊天。

直到快手横空出世,我一年涨粉上百万。

那时,我也不懂什么是好内容,就发自己的日常生活,炫富、炫豪车。

偶尔看到谁不舒服,就和人互怼,反正我就拍各种炒作视频。

我也没想过变现,更不懂怎么变现,平台也没有开发直播带货的功能。

2016年3月后,平台才有直播功能,但还是不能带货。

那时,直播最值钱的礼物叫穿云箭,价值18块8。

我们每天直播,就靠打赏挣钱。

我的直播间流量还可以,是不可多见的万人主播,难免有点飘飘欲仙。

(我在直播间)

我配合着互联网引流卖货,主要做线下实体批发,很容易就能赚到钱,团队有好几十人。

但我卖的东西杂,这批货赚到钱,另外一种货又亏。

有赚有赔,我一年辛辛苦苦,赚的都是血汗钱,盈余将近100万。

但我那时年纪轻,不懂事,很狂,喝酒开车,导致我驾照吊销两年,还被关过几个月。

而且,因为我法律意识不够健全,卖过一些商标侵权的东西。

最后出问题,不但被罚款,我自己还亲历一回“取保候审”。

一直以来,父母都教育我要安分守己,不要做违法的事。

可我作为知识分子,竟然做这么愚蠢的事,父母很崩溃,为我操碎心,我自己也后悔不迭。

更要命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2016年底,我的快手帐后突然被永久封禁,好不容易积累下的100万粉丝,说没就没了。

我的事业一落千丈,心里别提有多懊悔、烦躁。

但吃一堑长一智,我不能被生活打趴下,我还要昂首挺胸继续往前走。

之前,我衣锦还乡,村里好些人来义乌创业都跟着我混。

我也不给他们发工资,就免费带着他们去做直播。

做传统的批发生意,教他们把义乌的小商品,倒卖到全国各地。

他们能卖出去多少,挣多少钱各凭本事。

第一轮直播夭折后,我四处想办法,找出路。

最后,我瞄准一个新平台,就是字节跳动旗下的火山小视频。

2017年,我又开始拍视频,玩直播,打广告。

但我主要还是以线下批发为主,卖义乌小商品、服装、玩具等。

有新产品,也有库存货。

工厂卖不掉的东西,我们直接去工厂把款式看好,一个大卡车拉到自己仓库,批量收购。

然后,我们再通过电商渠道,把这些货消化掉。

生意很火爆,工厂的生产速度跟不上我们的销售速度。

其中玩具卖得特别好,我和朋友一起投资开玩具工厂,打算自产自销。

(我开着三轮车去摆摊卖货)

2017年到2019年,通过直播引流的渠道,我的玩具厂生意很好。

我的玩具工厂包括内销和外贸出口。

我们不但做批发,还给义乌国际小商品城里的摊位老板供货,甚至把货物远销海外。

比如欧美国家的圣诞用品,还一些发光的玩具,我们称之为工艺品,我们都能生产销售。

2018年,抖音和快手开通直播带货功能。

我们高兴坏了,心想:等这天等了好久,终于可以直接卖货了。

刚开始直播带货行情好,我们一天随便播,就能卖几百单,每单能赚8到10块。

可惜,我们心不定,觉得直播太辛苦、太累,也没有认真去做,还是以传统的批发生意为主。

2019年,直播行业井喷式爆发。

像李佳琦这种头部大主播横空出世,每天的销售额所有人有目共睹。

我有点眼红,也有点后悔。

人家一只口红都能卖得这么好,我们要是好好做,肯定也能做起来。

我又想去做直播带货,但已经没法回头。

我们犹豫不定,已经错过最鼎盛的时期,流量生态已经趋于稳定,想做流量没那么容易。

思来想去,我选择放弃。

或许,这也是因为我心不定,总是见异思迁。

(我在义乌街头拍视频)

2019年,兴起中视频计划。

我感觉玩这个的人少,又去折腾,开始大量拍中视频。

我的中视频内容主要是记录日常生活,拜访义乌做直播做得好的人,问问他们能赚到多少钱……

11个月时间,我的账号涨粉十几万。

但因为我没有拍家里的玩具,没法带货,账号也没什么收益。

随之而来的是,实体行业下滑,带给我极大的冲击。

2019年,我们的传统工厂不好做,厂里有百来号员工,要发工资,还有场地费,仓库租金,入不敷出。

面临庞大的支出,我没辙。

想来想去,在仓库到期之前,我开始另谋出路。

这时,我又接触到培训行业,开始孵化直播达人。

两个月时间,我们孵化120个达人,有二三十个达人现在也做得挺好。

做得最好的人,一天也能赚5万,10万,两三个月赚几百万的人也有,还有一年赚几十万的人。

但我发现大部分人赚钱能力不行。

虽然影响他们赚钱的因素有很多,但收人家钱不能把人家带好,我过不去心里这道坎。

于是,我又果断放弃培训业务。

(我在火车站拍视频)

以前也有人追随我,跟我混,我会无偿把自己的经验分享出去。

我也不知道帮助别人还要收学费。

有人来就来,我把我懂的东西都教给别人,他们自己做。

他们能做成什么样,就靠他们自己修行。

现在,随着粉丝量增多,每天找我的人就将近20人。

我没办法再照顾到他们的感受,也不行再做培训,就开通知识付费的课程。

我把我几年的直播经验分享出去,收几百块钱,无限更新。

我单纯分享经验,也许别人能少走弯路,但并不是什么灵丹妙药,学完之后就能立即飞升。

2019年底,疫情来袭,生活再次给我迎头一击。

疫情爆发,武汉封城时,正好临近春节。

在这之前,我的工厂一直在加班加点生产,已经提前把年货准备好,大概有上百万的货。

过年前几天,新闻刚说武汉要封城,我立马就把所有工人遣散回家,生产线停掉。

没想到,武汉之后,全国封城,快递发不出去,我的货只能在仓库里睡觉。

正常情况下,我们是准备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的货,肯定有能力消化掉,至少能卖一两百万。

结果,货卖不出去,我的工厂彻底废掉。

仓库到期后,我把所有该处理的东西处理掉,剩下一堆库存货。

直到今天,我还有价值几十万的库存货,堆在那里卖不掉。

我赚到的钱全部打水漂,连点水花都没激起来。

兜兜转转,我的创业路又回到原点。

(我去拜访创业者)

2020年,因为疫情,我无事可做。

后来兴起地摊经济,我花两个月时间,把义乌所有地摊货源整合,成立中国新地摊经济研究院。

我们免费给别人出货,让他们帮助我们把义乌这些小商品带到全国各地。

我作为中间商赚点差价。

我们口号喊得比较响,人民日报和很多权威媒体都报道过我们。

我准备申请一个民间机构时,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申请下来。

最终事与愿违,这个项目启动起来却没有做好,白白浪费两个月时间。

经历过工厂停工,地摊经济停摆,我想去做三农。

一方面,我父母一辈子种地,我对三农有情怀。

如果我有足够多的钱,我一定会选择扎根于农业。

但最近几年我发展得不是很好,农业成本投入很高,我们不敢轻易回到家乡去做这件事。

另一方面,我也是为了逃避现实。

赚到的钱一夜之间亏掉,我心里有多难受,没经历过的人都不会懂。

如果我继续留在义乌,别人问:“彪哥,最近怎么样?”

我都不好意思回答。

以前我也亏过,可都是8万,10万,也无所谓,一次性亏这么多钱,还是破天荒第一回。

(我出发去果园)

于是,我到广西、福建、陕西、湖南、湖北等地,帮助农民卖滞销的农副产品。

另外,我也帮水果批发市场的老板代采购水果。

我们开着车全国各地跑,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我虽然出身农村,但小时候只是看父母种地,我自己没有种过。

20几岁去做三农,我才真正当一回农民,整天和农民生活在一起,我才知他们有多辛苦。

我要下地跟农民一起收购水果,一两百斤的东西直接扛在肩上。

这直接导致我不到30岁就腰椎间盘突出,现在连桶水都不敢提。

而且,我还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

最大的困难,就是采摘回来卖不掉。

我把水果从农民那里收购回来,但水果有保质期,时间长了就会坏。

我们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处理呢,没有泡防腐剂,路上快递还要耽搁几天。

也就是说,水果采摘下来,我们要在三天之内必须卖掉它。

否则,要么直接放烂,要么就是已经在仓库放软,就算发出去也会烂,还是要赔偿客户。

所以,我们尽量当天采摘,当天或者隔天发货。

比如我们上午采摘5000斤,中午货拿到仓库,立马就要直播,想尽一切办法三天之内卖掉。

哪怕是不睡觉,通宵直播,也要把货卖完。

虽然我们能卖,但依然有卖不掉的情况,亏损是必然的事。

不到一年,我彻底熬不住,再次放弃三农领域。

2020年底,我回到义乌,简单过了个年。

这几年,每年过年都比较忙,没有回老家过年。

每年都要元宵节左右,把事忙完,我才能回老家看看父母。

对于父母和家庭,我割舍不下,但为了生活,别无选择。

(我在收水果)

2021年,工厂停掉,培训没做,自己直播带货也卖不出去几个东西。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啥。

正好抖音平台越做越大,日活从几千万到一、两个亿,再到五、六个亿。

我开始在上面直播带货,主要是卖一些日用百货、年货、对联、义乌打底裤等品类。

前后至少卖过十来个品类,做的账号也有十来个。

每天都在卖货、发货,我的精力有限,也会聘请主播负责直播,我自己负责运营账号。

直到现在,我仍然在这个领域深耕。

这些年兜兜转转,有过失败,有过成功。

但生活一半是过去,一半是未来。

过去的那一半已经离我们远去,未来的那一半更要好好珍惜。

只要我不放弃,不低头,终会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活色生香。

我永远不会想失败会怎么样,我相信自己的专业度,认知和魄力,认准的事就去做。

做生意,如果没有这个觉悟,只敢想,不敢做,也不会做得很大。

说到创业经验,我觉得草根创业者必须具备一个创业条件。

就是不管在任何地方创业,做任何项目,都要沉下心来坚持三个月以上。

并且,这三个月每天做事情之后,回家还要反省当天做的事情,对未来的工作是否有效。

就相当于每天给定计划,精确到每天要做哪几件事。

哪几件事没有及时完成,第二天要及时把这个事情补上。

不要今天制定的计划,今天没完成,明天又拖,后天就歇菜。

创业者,执行力一定得强。

坚持三个月,不管做什么,成功的机会都会很大。

(我在果园里)

我创业这么多年,还悟到一个观点。

很多人说当下的钱不好赚,比如:“现在疫情严重,三年前,五年前,钱多好赚啊。”

其实,他能说这种话,就算那时钱真的好赚,他也没赚多少钱,现在他依然赚不到钱。

再让他三年过后回头看现在,三年之后他又会说:

“哎,2022年的钱真好赚,但是我又没有把把握机会。”

我觉得,每年钱都有好赚的时候。

只是我们身在局中,思维和人脉圈子没有跳出去,很多东西看不到。

就像现在,有人说直播好做,有人说不好做。

如果身边人做直播都在亏钱,那我可能会选择不做。

三年过后再来看现在,我就会后悔,说:“哎呀,2022年我应该去做直播,一定能赚很多钱。”

现在,我们认为疫情影响到我们赚钱。

三年后就算没有疫情,也许还有其他的事情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影响呢?

为梦想狂奔的路上,难免有急风骤雨。

不要怕,只管风雨兼程,全力以赴,把当下的每一件事情做好。

少年驰聘,仗剑天涯,愿你眼眸有星辰,心中有大海。

从此,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这是【小鹿访谈录】记录的第101个真实人物故事。

我觉得,真实自有千钧之力,拥有感动和温暖人心的力量。

把你的痛苦讲述出来,你就会减少一份痛苦;

把你的快乐分享出来,你就会得到两份快乐。

如果你也想讲述自己的故事,让更多人看到,请发私信给我@小鹿访谈录

举报/反馈

作者 UU

此号发布内容皆为转载自其它媒体或企业宣传文章,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13723417500

声明本文由该作者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发表回复

展会牛
服务平台
跨境人联网
优品出海
选品平台